离焰

【黑遍全式神】式神们喝醉后做过什么事

沉迷维勇的乖乖班: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我知道我这样子是永远都抽不到SSR的,再见
OOC炸裂,到处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
也许你看不出来但其实有酒茨晴博(……)








【大天狗】




大天狗看了眼坐在边上的荒川,叹了口气。
荒川:“?”
大天狗惆怅地开口:“你知道,安倍晴明,是什么吗?”
荒川:“不就是个阴阳师吗?”
大天狗:“不,他其实是妇联主席,不然为什么谁出了事情都找他?”
荒川:“??”
大天狗:“那你知道,萤草其实是什么吗?”
荒川:“那个小草妖?她不就是个草妖吗?”
大天狗:“呵,愚蠢。吾早已洞察她的真面目,她其实是M78星云派来卧底的变形金刚。”
荒川:“???”
大天狗:“还有小鹿男,你知道他是什么吗?”
荒川:“……永不为奴的兽人?”
大天狗:“不!他是神派遣入凡的天使!用慈悲守护着整个世界!他是生命的精灵!”
荒川:“为什么?”
大天狗:“他长得好看。”
荒川:“????”
大天狗:“你再猜,茨木真实身份是什么?”
荒川:“……呃,不幸被抛弃后堕落的地狱仇恨的跟踪狂?”
大天狗:“哦,他就是个基佬罢了。”
荒川:“?????”
荒川:“那我是什么?”
大天狗:“吉尼斯水怪。”
荒川:“……那不是尼斯湖水怪吗!我说你……”
大天狗毫不犹豫地打断他,“那你知道我是什么吗?”
荒川:“中二症延期一万年的智障少年?”
大天狗怜悯地看了荒川一眼,带上面具,留下一句荡气回肠的“愚蠢的吉尼斯水怪啊,吾是道!吾是正义!吾是世界的主宰,是无人相比的存在,哈哈哈哈哈哈……”就飞走了。
荒川抹下脸上糊的满满的羽毛:“……MDZZ。”






【荒川】




荒川之主为了表示自己很厉害,能从任何有水的地方进出,不顾所有人的阻拦杀进了厕所。
冷笑一声,晃着扇子跳进了马桶。
又晃着扇子,从马桶里跳了出来。
又跳了回去。
又跳了出来。
又跳了回去。
又跳了出来。
吓得在旁边准备解手的路人连裤子拉链都不会解了。






【茨木童子】




听说酒吞和茨木的聊天记录一天能刷99页。




吾友世界第一!!!:
吾友啊!!!来打一架吧!!!
吾友世界第一!!!:
吾友啊!!!快来支配我的身体吧!!!
吾友世界第一!!!:
怎么,吾友不想打架吗,那就一起来喝酒吧!!!
吾友世界第一!!!:
来啊,快活啊!!!
吾友世界第一!!!:
反正有,大把时光!!!
吾友世界第一!!!:
什么,吾友想要和我投骰子吗?
吾友世界第一!!!:
真不愧是吾友啊,连品味都如此高雅!!!
吾友世界第一!!!:
[魔法表情][骰子][6]
吾友世界第一!!!:
[魔法表情][骰子][1]
吾友世界第一!!!:
真不愧是吾友啊!!!居然能投6,吾真是完全比不上呢!!!
吾友世界第一!!!:
吾友比我大,吾友赢了呢,快来支配我的身体吧!!!
吾友世界第一!!!:
吾友果然不一般啊,投完就走的模样也是超凡脱俗的冷酷帅气!
吾友世界第一!!!:
吾族就是因为吾友这样冷静果决的魄力才能在吾友的带领下走向光明的未来!
吾友世界第一!!!:
皇上,臣愿领命前往爱宕山,不把那大天狗打的歪瓜裂枣臣绝不回来,定不会损吾皇英明!!!
吾友世界第一!!!:
总裁,您的劳斯莱斯我已经准备好了,请问什么时候出发去让荒川水族馆破产!!!
吾友世界第一!!!:
班长,隔壁班的安倍晴明居然敢考100分,他难道不知道考100分是吾友的专利吗,要不要去揍他???
吾友世界第一!!!:
吾友打鬼王时的样子实在是太帅了!一炮五千连炮五次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的GDP啊!难怪世人皆传吾友一夜七次!!!
吾友世界第一!!!:
I have a 酒吞抱枕!
吾友世界第一!!!:
I have a 酒吞手办!
吾友世界第一!!!:
ummmm!
吾友世界第一!!!:
都很帅!!!
酒吞童子:
我数到三
酒吞童子:
滚!!!
吾友世界第一!!!:
真不愧是吾友啊,短短五字,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吾友滔天的妖气,来吧吾友,快来打架,打败我,然后支配我吧!!!




系统:您已将对方拉入黑名单






【安倍晴明】




微醺的晴明,微笑着走向源博雅。
红唇轻启。
“今夜有些冷,不是么?”




耿直的博雅点点头。
义正辞严地去屋里。
翻出了一床八公斤的羽绒被。




安倍晴明微笑着看着源博雅,嘴里说着谢谢,心里想。
操你,听见没,操你。


【奥尤】B站某男性up主单身19年,一见钟情的小美人竟是未成年男孩子!③

03侧邻切:

1.游戏区up主×美妆up主


2.19岁奥,16岁尤


3.注意:本章出现真女装


 


 


 


临睡前奥塔别克收到维克托的消息,对方问他能不能帮忙带带孩子,公司突然通知明天加班,所以想叫奥塔别克带尤里先逛逛。


 


维克托还生怕他会拒绝似的补上一句:“悄悄告诉你,小尤里其实是你的声控粉哦!ATBK聚聚不会对小可爱粉丝这么冷漠吧? ( ̄▽ ̄)~*”


 


“啪!”


 


奥塔别克冰凉的手机直挺挺砸在脸上,不需要拿开,就让这冰冷触感帮烧坏脑子产生错觉的自己降降温吧。


 


刚享受了三秒宁静,手机就开始在脸上震个不停。


 


奥塔别克以一种内心惊喜、外表恍惚的矛盾状态缓缓拿起手机,视线聚焦,然后啪一下又砸到了脸。


 


维克托发了很多张图片过来,内容都是一样的。


 


都是……女装的尤里,不……是女神!!⁄(⁄ ⁄•⁄ω⁄•⁄ ⁄)⁄


 


这什么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能发女装照就不说废话?!


 


这些图片,有的奥塔别克见过,有的没见过,明知道维克托发这种东西过来绝对另有用意、来者不善,他还是很没出息的第一时间捡起手机,保存保存再保存。


 


说起来他手机里还专门为尤里建了个相册,名字很隐秘也很少女,就叫“❤”。


 


“让我猜猜,ATBK聚聚现在应该是在忙着收图吧~(= ̄ω ̄=)”维克托发来新消息。


 


而奥塔别克的拇指正好停在“保存图片”上。


 


……


 


好烦哦……他觉得自己心里旁若无人的粉色小泡泡被无情戳破了,有点点羞耻脸红。


 


但很快他又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还是先发个问号,装傻试探试探。


 


结果维克托那边又秒回了一张图片,就是他之前给尤里发过的那张截图——奥塔别克B站的唯一关注。


 


好大的实锤,现在奥塔别克的脸不仅红,还很疼。


 


卧槽……怎么把这茬忘了?他在意YURIO,想让每个路人看到,可那时候谁晓得维克托就是人家舅舅?!这下岂止是撞枪口上了,简直是一屁股坐炮筒里了!还他娘的是进口老毛子炮!


 


你说他是会被喂熊、喂熊还是喂熊?


 


不……其实也有可能被各型号机枪一波带走,幸好中国枪支管理很严,至少现在不会有持枪战斗种族破门而入。


 


怎么办,他现在回看刚才维克托的每句话、每个颜表情仿佛都感觉话里有话、暗藏杀气,都是混B站的,维克托肯定早看到了,刚才难道是故意下套想让他自己招了?


 


“哎呀……难道是尤里的魅力不够么?明明都能引起奥塔别克的注意了!”


 


“真是可惜啊……他难得遇到个喜欢的人~”


 


“啊……真的是我自作多情猜错了么?明明奥塔别克今天看到尤里还有点脸红了呢!”


 


够了,别说了……奥塔别克不想再逃避,今天就算是套,他也要往下跳,谁让他是个沉迷尤里的傻子呢?他做梦都没想到,还没和尤里说上什么话,自己的小心思就先被家长揭发了,这点儿真背。


 


“没有,我挺喜欢他。”奥塔别克想了想又觉得不够诚心,又追加了句“真的。”


 


“哎呀我就说嘛~尤里那么可爱!”对方的回复竟然很开心,并且完全不像骗人的样子。


 


“等着,我现在去找你。”嗯??这句有点不对了吧?!!


 


你要来干嘛?!


 


“嘭!”门已经被大力推开。


 


“奥塔别克!!”维克托露出心形嘴,激动万分朝他不停挥舞着手里的U盘“这下终于可以跟你分享我的多年珍藏了!!”


 


尽管心有余悸,奥塔别克还是照他的指示老老实实打开了电脑,万万没想到,维克托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那是一个原来只存在于他梦境里的世界——整整5个G的尤里女装照片!时间跨度从1岁到16岁,有些年代太过久远的甚至还是扫描图!


 


卧槽……真人不露相,早知道您这么大手笔,这声“舅舅”他奥塔别克一定要叫!


 


“尤里可是我们家的小天使呢!这些照片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维克托笑得坦率真诚,仿佛从小就让男孩子穿女装是他们家的优良传统。


 


奥塔别克放心了,维克托应该真的不会找自己麻烦。另外,现在他更坚信了自己要加入这个家庭的决心,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理想奋斗到一起来,这个家庭注定少不了他这样的好战友。


 


眼前这位亲爱的舅舅显然就是最适合他的靠山和大腿,必须得抱紧了!


 


两个人脑袋挨脑袋依次浏览,维克托对这些照片如数家珍,时不时穿插一些照片背后的小故事,奥塔别克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时间太晚了,想到维克托明天要加班,今天的交流只好先到此结束。


 


维克托一说要去睡觉,奥塔别克连尤里女装照都不看了就瞅着他。


 


对方瞬间心领神会。


 


这是男生和男生之间长期资源互换练习出的独特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


 


“拷好了晚点再还吧”维克托朝他比个OK的手势“这些就当报酬了,小尤里明天就交给你啦~”


 


奥塔别克感动得一塌糊涂,数十年如一日忍辱负重、愿意跟自己分享资源、还把家里的小天使亲手交给他照顾一天,这样的舅舅上哪里去找?!


 


除此之外,维克托都做到这份上了,奥塔别克早怀疑他其实是有意撮合,但考虑到维克托真的心很大,他不觉得自己能完全看懂这人的想法,所以自作多情有风险,最好见机行事。


 


 




 


由于现实太过魔幻,第二天一早,奥塔别克走路都有点发飘。等做好了早饭,他去维克托卧室敲门,来开门的尤里看起来刚上完底妆,上身是高领露肩毛衣,为了方便,袖子被卷起,多露出一小截细白手臂,下身是鹿皮短裙配长筒袜,绝对领域极为抢眼。


 


哦……还好他昨晚看了足够多女装尤里,不至于现场表演血溅三尺。


 


“刚还想问你,前面那条街有旗袍店是吧?”尤里记得来的时候好像看到过。


 


他准备下次视频尝试复古旗袍妆容搭配,可旗袍这种东西毕竟是修身款,总要上身试试才容易买到合适的,刚好这次来中国,不如就买件顺便也当纪念品了。


 


“嗯,还想去哪里?”


 


“随便逛逛就行,你不介意我这样去吧?”托维克托的福,两人现在对彼此的心事儿多多少少心照不宣,毕竟都还想先了解对方更多,更何况是尤里这样不那么坦诚的,所以故意先意有所指问他。


 


“不会。”


 


这样跟尤里出门很像和女神单独约会,认识到这点的第一瞬间,奥塔别克的心情就是dokidoki的。尤里拜托他等会儿帮忙跟店员交流,虽然很小就耳濡目染,中文还不错,但一开口就暴露性别不太好,穿女装出门也是为了掩护,奥塔别克答应了。


 


可他没想到,这个忙一点都不好帮。


 


去挑衣服正常的交流还是要有,尤里怕店员听到就凑近奥塔别克耳朵小声说,这么近的距离,温热潮湿的气流足以携裹淡淡香气掠过他耳部、面部的每根细小绒毛,体感与心理冲击双管齐下,在他脸上肆无忌惮晕染开大片绯红,他真的很用心想听尤里在说什么,结果发现根本做不到。


 


明明因为自己分神才听不清,奥塔别克却故作镇定,装作是没太听懂刚才的俄语,要尤里用英文再说一遍,这样他就可以再享受一遍那种感觉了。


 


才不是心机,这明明是生而为人应有的机智。


 


尤里越来越急,对方怎么突然俄语英语都不懂了?!可是又不好太大声。


 


旁边的店员小姐姐捂着嘴,暧昧笑看这对儿粘人的小情侣。


 


等奥塔别克终于听清了,俩人看着小姐姐的反应,也知道是被误会了。


 


尤里看起来有点气呼呼的,接过那件165尺码的浅豹纹旗袍,踩着小高跟“蹬蹬蹬”进了试衣间,头也不回,脑袋后的金色小马尾一甩一甩。


 


“你女朋友真可爱,看起来超级黏你呢!”小姐姐的赞美发自内心。


 


咕嘟,奥塔别克心里冒出了一个躁动的粉色心形泡泡。


 


可他满脸从容不迫,隔了一秒脱口而出:


 


“谢谢,我想她害羞了。”


 


嗯,这个逼装得流畅丝滑、十分到位。


 


试衣间里的尤里有点不太好,不仅是被误会,其实刚才情急之下他嘴唇蹭到奥塔别克的耳朵了,对方看起来没什么,他是真真切切感到……不怎么对劲,尤其是这人对他说“再一遍?”时上扬又蛊惑的语调,总让人有点浮想联翩,还离得那么近,是个声控都会把持不住。


 


磨磨蹭蹭换好衣服出来,左右照照镜子,比之前的几件都要合身,这件豹纹小旗袍乍一看不伦不类,穿在尤里身上则别具一种介于少女与妩媚、复古与现代之间的韵味,裙子不长,只到大腿中部的样子,恰到好处的收腰和开叉衬得双腿巨长无比。


 


谁还看得出他只有一米六三?




最后自然是决定要这件,尤里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就看见奥塔别克已经拎着打包好的旗袍等着了,并且买过了单。


 


他给钱,奥塔别克坚持不要,说是送给朋友的礼物。


 


尤里愣住,有人把他当男神、女神或者不必区分性别的小天使,但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自作主张把他当成朋友。


 


并且他对这个人的自作主张竟然一点都讨厌不起来。


 


不过,奥塔别克意外地也有点不够坦诚啊,至少就这一点而言,尤里不相信他只把自己当朋友,就像自己虽然没有完全意义上的非分之想,却也并不只想和他做做朋友。朋友?那是什么鬼东西?哄小孩么?他都16岁了!尤里从来不是个被动的人,虽然很麻烦,他还是决定要以自己的方式主动开撩。


 


所以逛到了街口最后一段路时,看好周围没什么人,他高跟鞋一歪表演了百年经典剧目——平地摔。


 


 


 


 


新年快乐呀大家~\( ̄︶ ̄)/



【维勇】维克多先生的烦恼

维勇Yuri:

绿大爷:



日常小甜饼




关于让爱人主动的方式




维克多先生表示一本满足




肉注意*




OOC是我的好朋友




❤❤❤❤❤❤❤❤❤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这个在30岁之前就能将事业与爱情大丰收的男人,却在最近开始有些苦恼。




 




他的爱人不太会主动对他撒娇。




 




虽说他与勇利在一起之前,有过几段还算不错的恋情,但基本都是对方主动示爱,他只需要热情回应便能成为对方眼中举止绅士的恋人,在一起约会或是交谈时,更像是偶像与粉丝的见面会,说着对方喜欢的话语便能让对方欣喜不已。




 




他原以为这便是恋爱,也并没想象中那么幸福,但直到他遇见勇利。




 




与勇利相处时,他原本所拥有的游刃有余都化为乌有,内心如初尝爱情的毛头小子一般狂跳不已,他会私底下询问各国的朋友该如何应对这让他手足无措的恋爱,就算会被揶揄不像那个大众所认识的运斤成风的维克多。勇利看向他时的双眼满是撒入星辰碎屑的蜜糖,甜得发腻,但他想这便是所有人穷其一生都想拥有的幸福吧。




 




和勇利在一起的历程比想的要顺利,从那场赛后惊喜的一吻到决赛前名曰护身符的对戒再到两个月前开始的俄罗斯同居,心中的幸福感满的无处安放。




 




说到同居,两个月前勇利如约来到俄罗斯一起参加赛前训练,勇利却提出想自己出去租房子住的想法,明明早已互通心意,自己男朋友也早早就将公寓打扫干净,就等着’女主人’前去关上幸福的大门,过着两人一狗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生活。虽说最后在维克多的坚持下,最后还是连人带着行礼统统打包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虽然勇利害羞的样子很可爱,但是偶尔要是也能像表演爱即eros那样主动大胆,他肯定会激动的立马完成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




 




他也不是没有跟勇利抱怨过这种想法,勇利也只是嘴上说着下次会尽量努力。下次?尽量?对自己的恋人主动撒娇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我生气了!”维克多顺势倒在沙发上,阖上双眼不再去看对方。




“维恰生气了吗?”勇利推了推维克多的臂膀,可对方不为所动。




“没有。”语气中没有丝毫起伏。




“你刚刚明明就说有..”见维克多依然双目紧闭,表情也看不出到底是真是假,心中逐渐跟着紧张起来。




 




维克多成功了,勇利的亲吻一如他本人含蓄蕴藉,能从他有些颤抖的双唇尝出对方耳尖泛起的羞涩。就在维克多期待着对方更深入的相吻时,勇利却在唇角轻啄一口便让这亲吻画上了句号。




 




这个亲吻反而更像是对维克多的安慰,和勇利比起来,自己倒像是任性无理的那一方。心中本就没有的怒气变了味,化为将恋人独占的欲望,修长的双臂在对方腰际收紧,借力翻身便能将其轻易压制在身下,结实平坦的胸膛紧紧相贴,用砰砰有力的心跳诉说着心头的爱意。




 




能从对方蜜棕色的眼眸中看到清湛的蓝,湿润的舌尖舔舐着对方的唇角,使坏的在下唇轻咬研磨,似乎是在告诉对方接下来才是安慰爱人正确的方式。在对方惊呼前便撬开牙关深入探索,掠夺着口中每一寸空气,津液仿若在唇舌胶着间发酵成美酒,让人心醉沉溺。




 




原以为那次勇利的主动亲吻会变成一个好的开端,但维克多却发现两人的相处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就连晚上睡觉时也都是他主动将勇利拥入怀中。维克多先生又开始陷入了苦恼。




 




维克多刷完最后一条INS动态已过了12点,按下锁屏键将手机置于床头柜,勇利还靠坐在床上翻阅着手中的书籍。




 




“勇利,我们睡觉吧。”




“马上!”将书签夹入书中,脱下眼镜放于一旁。




“那我关灯咯,晚安~”床头灯的熄灭将黑暗带入房内,只余下床被翻动的声音,但也只是暂时,不久便化为寂静。




 




勇利翻了个身,盯着身侧维克多的方向,犹豫着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开了口:“维克多?”




“嗯?怎么了?”对方似乎也转过头看着他,即使在黑暗中他们也能清楚的捕捉到对方的身影。




“没事..晚安!”勇利拉了拉被子,将脸埋了进去。




“快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冰场呢。”




 




指针滴答转动着,耳畔传来维克多平稳的呼吸声。勇利翻过身面对着维克多,月光透过窗帘洒落,将维克多侧脸的轮廓镀上一层微弱的银。闭上眼催促着自己赶快睡觉,可心里总感觉少了什么,惶惶不安,根本无心去睡。




 




“维克多?”试着轻声唤了唤,可回应他的只有呼吸声。




手肘撑着直起上半身,隐约能看到紧闭的双眼和有序起伏的胸口,[维克多很累吗..今天这么快就睡着了..]




 




弓着背往对方身边挪了挪,肌肤相贴的那一刻,心中的那股不安好似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这样才对。”本以为睡着的人却突然伸出双臂,有力的,将勇利拢进怀里。




“你不是睡着了吗!”勇利着实被吓了一跳,自己的小动作竟被对方看了透。




 




“不抱着勇利的话睡不着。”低头亲吻着勇利头顶,手臂收紧似是想从对方身上汲取更多温暖。




勇利埋首于对方胸口蹭了蹭,这种踏实安心的怀抱无异于是最好的摇篮曲:“我也是..”




 




薄疏的晨雾被微风吹的几近磬尽,阳光从窗缝泄入带着一丝清爽的空气。




 




勇利睁开眼便能看到维克多深邃的五官,洒落在他柔软发梢的是勇利内心深处最温暖的阳光。




 




揉了揉睡的卷翘的黑发,坐起身伸个懒腰,昨晚睡得似乎不错。维克多不满的搂住他的腰,迷迷糊糊得把脑袋搁在勇利肚子。




 




“维恰,起床了。”轻轻推了推腰间的手臂。




“再睡会..”维克多小声嘟囔着,“好困..”




 




“那你在睡会,我去做早饭。”说着便想下床。




维克多收紧手臂将勇利又拉回床铺,一手揽住肩膀让对方顺势倒下“不行!你不在我睡不着。”




“谁昨天晚上说要早起的?”戳了戳对方头顶的发旋,有些哭笑不得。




 




维克多终于睁开了双眼,双臂收紧,两人的距离变为了鼻尖相贴:“勇利亲我一下我就起床。”




对着维克多轻啄一口,如此近的距离很方便就能触碰到对方:“这样行吗,维克多小朋友。”




 




维克多翻身将勇利压在身下,凑近对方耳畔,刚醒来时的嗓音带着些低沉沙哑:“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种..”




 




“那是哪一种?”指尖轻缓在维克多背上画着圈。




 




肉戳这里←








直到遇见了彼此,他们才知道曾经所忍受的寂寞孤独,都是为了能能够品尝之后那因爱而生的邂逅。




得到爱的方式,就是付出更多的爱,这便是勇利所教给维克多的。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第二天被雅科夫亲自打电话,用粗鲁的叫骂声让他们起床。




 




[好像用这种方式让勇利主动似乎也不错...]




 




Fin.




❤❤❤❤❤❤❤❤❤




突然在脑内闪过的脑洞,就忍不住码了出来。




好算年还没过完,就在这给大家拜个年,新年快乐!




写的乱七八糟,想到什么就都给写了出来




本想写撒娇的勇利,可是写着就变成了老毛子耍赖打滚求亲亲




感觉两人在一起时间越长,维克多在勇利面前更像个小孩子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哈特❤




 






大宫汪叽sayuu:

过年就是在家干活干活干干干

不如干勇利

对吧

这不是车这只是个破轮胎……